header photo

导读284

美国之音报道中共史学者何方遗体告别仪式在京举行

October 8, 2017

中共史学者何方辞世 官方羞提宪政但承认其敢于直面历史

VIA2017年10月9日 03:18

2017年10月8日,中共党史学者何方遗体告别仪式在北京协和医院举行。(网友提供图片)

北京 —  

曾被当局指责为仇视毛泽东的资深中共党史学者、原《炎黄春秋》杂志编委何方10月3日突然逝世,终年95岁。何方先生遗体告别仪式10月8日在北京协和医院举行,当天官方首次公开承认何方生前在学术研究中敢于直面历史,反思自我。也有评论认为,一批敢说真话的救党派老人日渐凋零,他们曾经寄望于现任中共领导层推行宪政,但现在对于体制改革的议题可能已经无话可说。

何方突然逝世的消息近日在海外中文媒体获得广泛报道,但中国大陆除了官方媒体澎湃新闻网站刊登一则简短消息外,其他媒体甚少关注。何方曾任原炎黄春秋杂志编委。而这份以反思中共历史错误、对当政者敢于批评建言的期刊去年7月被当局彻底调换编辑人员,并更改其法人代表。何方本人此前因其史学著述的观点不同于当局而遭到通报批评,引发热议。

据何方遗体告别仪式的一些参加者介绍,到场人数超过500,其中包括原炎黄春秋杂志社社长杜导正等老炎黄春秋编辑部人员和胡耀邦之子胡德平、胡德华以及网传曾上书力促中共19大参加人选公布财产的马晓力等立场温和包容的红二代人士,以及众多同情何方的自由派知识分子。

中国资深记者高瑜在告别仪式上送了花篮和挽联,称赞何方著书立说求实求真。她稍后发推说,工作人员奉命用墨笔塗掉纪念冊上杜导正的悼詞“唤起民众,实现宪政!”,连杜导正的名字也涂掉了。

原中共中央委员、赵紫阳政治秘书鲍彤跟帖表示,由此证实:民众是不准唤起的,宪政是禁止实现的--这就是维稳,这就是初心。

有网评称,原炎黄春秋编委丁东收集的友人悼念何方的数十篇挽辞上网后遭封杀。

据维基百科介绍,这位有近70党龄的中共党员历经坎坷,几起几落,但晚年并未消沉,致力于中共党史研究,写出多部专著和多篇论文,对涉及毛泽东领袖地位的遵义会议和延安整风等问题剖析并提出独到见解。

法学家贺卫方在悼文中写道:何老年过七十仍笔耕不辍,以其丰富的历练和学养洞察历史,针砭时弊,对马克思列宁学说,中共、苏联历史以及中苏关系史,对张闻天的功绩地位等领域所做反思和研究均堪称经典,启迪后人。

何方早年曾担任中共元老张闻天的秘书,晚年与曾担任毛泽东秘书的百岁老人李锐和原炎黄春秋老社长杜导正等党内自由派人士一起努力敦促中共实行政治民主化改革。

2016年五月,中纪委驻中国社会科学院纪检组通报批评时年94高龄的何方长期以来主张民主社会主义、仇视毛泽东、搞历史虚无主义。何方随即去信自辩。此事发生后,曾引起舆论高度关注。据悉,至何方后事处理期间,当局对其受通报批评一事仍未作结论。

到场参加何方遗体告别仪式的中国现代史学者章立凡对美国之音表示,毕竟这位老人家还是中共党员,反正遗体还是盖着党旗,虽然这个党跟这些有理想有气节的老党员相互之间可能已经没什么感情了。

章立凡: 所谓中央巡视组拿他来当典型,说什么仇视毛泽东什么的。何方还写过一份抗争的自辩,驳斥他们这些说法。应该说他对中共的历史错误作了比较系统的反思和研究,然后总结。我觉得这个从史学的角度来讲是非常有价值的,因为很多也是他的经历,也是第一手的。而且他也是比较客观地来谈这些事。所以我觉得给他扣历史虚无主义的人自己才是历史虚无主义。

这位在北京的历史学者和时政评论人士指出,从过去五年的历史来看,现在执政的中共没有如何方等救党派体制内人士期待的那样对历史进行认真反思,吸取历史教训,而是出现回归毛泽东时代的倾向,很难看出会有长远的未来。

章立凡:这些老人家内心可能还是爱这个执政党的。还是希望这个执政党能够凤凰涅槃。可是现在看,他们的这个希望可能得落空。

何方去世后,其原所在单位发出一份讣告,称其为中共党员、中国社科院日本所原所长、中国社会科学院荣誉学部委员、副部级离休干部,对其离世表示沉痛,但未提及其贡献或过失。不过,该所在10月8日发布的悼词点到为止地触及了被认为敏感的问题。悼词称,何方同志在长期的国际问题和党史研究中,敢于直面历史,反思自我。悼词赞扬何方治学严谨,务实求真,一贯重视科学的理论和方法,重视学术探讨和争论,认真研究现实问题,对人文社会科学的发展做出了突出贡献。

 

中国社科院日本所悼词承认何方生前敢于直面历史反思自我,始终关注中共和国家前途命运。该官方悼词未提中纪委巡视组曾批评其仇视毛泽东,搞历史虚无主义。(网友提供图片) 

美国之音周日致电社科院日本所负责办理何方后事的治丧小组,一位姓武的先生表示,他未获得接受媒体采访的任务,随即挂断电话。治丧小组一位女士表示,何方的后事处理得很顺利,她对这位长者去世感到悲伤。被问及何方遭受中纪委通报批评其仇视毛泽东和搞历史虚无主义是否有新的说法时,这位女士表示,她是后来调到日本所的,不了解相关情况,建议记者联系高洪所长。记者多次致电高洪所长手机,但对方未接。

何方遗体在告别仪式结束后根据其遗愿捐赠,供医学研究。

Go Back

Comment